咨询热线:400-123-4567

又在上面泼些石灰水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王店公社向阳大队(现王店镇南梅村)建起了一个灯光篮球场,是在原泥地操场上,铺一层煤渣改建的。煤渣是当时大队里几个篮球爱好者,摇一只木船去王店火车站装运而来。煤渣运回来,大家用担子挑上岸,将其倾倒在泥场上,用铁铲将结块的煤渣拍碎,均匀地平铺在泥面之上,又在上面泼些石灰水,这样有助于煤渣与地面的黏合。

  球场的边界线是用砖头一块一块横立着连接而成。球场上的中场线、罚球线和三秒线均是由石灰粉一把一把铺洒而成。一场比赛下来,罚球线特别是三秒线往往要洒上好几次石灰粉。篮球架也是自己动手浇筑的,钢筋水泥结构。篮球板是大队里的木匠用木板拼接起来的,而球筐则是找一根粗铁丝用铁钳弯接而成。所谓的“灯光球场”的灯光,就是现在普通的照明灯泡。在篮球场的四角一米外左右挖四个坑,分别竖一根高低均匀的木桩,然后在顶部用铅丝将其串联在一起。铅丝是铁路上换线时从铁路工人那里讨来的。灯泡就这样一只只有序地挂在铅丝上面,每边3只,一共12只,每只都是100瓦。

  灯光球场是小学生和老师锻炼身体的活动场所,做广播体操,跳绳,跑步,还会经常在球场上齐唱红歌:“毛主席和我们在一起,和我们在一起;山山水水隔不断,和我们在一起;世世代代不分离,和我们在一起……”

  而每到夜幕降临,喜欢打球的人们,不顾劳作后的辛苦,吃完饭就会来到灯光球场打球。除了我们自己大队的人外,还有勤连大队(现建林村)、东方红大队(现凤珍村),甚至较远的新民大队(现宝华村)的很多人也纷至沓来。因为这样的篮球场在当时的农村实属稀罕。

 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。下派到我们向阳大队的知青也有好几十人。他们在这片篮球场上也找到了乐趣,除了一起打篮球之外,他们还会饶有兴致地围着球场跑上好几圈呢。

  这片平整宽阔的篮球场地除了打篮球之外,还是王店公社及向阳大队放映露天电影的主要场所。在球场外挖两个坑支起毛竹,顶端再横绑上一根竹子作为横档,然后垂下幕布,将它悬挂在竹架的中上部,幕布的四角用绳子固定在竹架上。

  一听说村里晚上要放电影,辛苦一天的人们大都胡乱吃点晚饭,搬个凳子,兴冲冲奔向灯光球场。小伙子,脚步飞快,到得早;姑娘们,边走边跑,辫梢飞舞;老人家,手扶拐杖,笑呵呵;大嫂子,手里抱着小宝宝,也来看热闹。几个会动脑筋的人,他们让自己的小孩搬上长凳早早过去,抢占好最佳的观赏位子,自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吃饭,然后扣准电影放映的时间再过去。来我们大队放映过的电影不少:有《南征北战》(1952年)、《多瑙河之波》(1959年)、《洪湖赤卫队》(1961年)、《地雷战》(1962年)、《冰山上的来客》(1963年)、《地道战》(1965年)……每放一场电影,球场上都座无虚席,时而会看到有人为争抢地盘而闹嘴皮,甚至打架。如果架没打完,电影却放完了,那也只能悻悻而回。等到下次放电影的时候,双方找机会再继续嗑嘴皮,继续打架,实在有趣。

  灯光球场的东面四五米,搭了一个八米长、四米宽、0.8米高的戏台,戏台其实就是一个泥台,是人们一担泥一担泥挑来垒筑起来的,四周砌上砖头,算是戏台。老百姓在这里同样也能找到乐趣,今天你演地主,我演农民,他演解放军;下次大家换角色再演,很多人只为过一下做解放军的戏隐罢了。而且每次演的戏结局往往大抵如此:农民申冤了,大地主被解放军干掉了。但却总能让球场上的观众哈哈大笑。

  向阳大队的这个灯光球场,承载了我们父辈、祖辈们太多的情感寄托,在他们追忆似水年华的岁月时,灯光球场是他们生命中浓重的一笔。我记录下这逝去的光阴,作为村史上一个闪光的记忆。

  (口述:忻兆坤系原向阳大队党支部书记;忻全坤系原向阳大队小队长,向阳篮球队队长;马小毛系1975届高中生 整理:马龙祥系王店镇南梅村村长)

粤ICP备9754654-1号    Copyright © 2014-2018 秒速赛车官网集团-广州秒速赛车节能照明公司 版权所有